银保监会:银行保险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不断提高 多措并举服务实体经济

发布时间:2018-09-27    发布人:赵霞

打印 收藏 【字号: 关闭

  中国银保监会日前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银行保险业服务实体经济情况。据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肖远企透露,截至8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255.5万亿元,环比增加1.2万亿元,同比增长6.9%,同比增速比去年同期下降4个百分点;各项贷款余额136.5万亿元,其中,8月新增1.3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多增3037亿元。总体来看,银行保险业当前整体运行平稳,风险整体可控,并呈现以下五个特点。 

  一是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平稳增长,服务实体经济质效不断提高。18月,累计新增贷款11.6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多增1.3万亿元,同比增长12.3%。除贷款外,直接持有债券余额43万亿元,较年初增加了2.1万亿元,同比增长15.5% 

  从结构上看,信贷资源配置更加有利于服务实体经济,重点领域、薄弱环节、新兴产业等得到了较好支持。8月末,制造业贷款余额17万亿元,较年初增加6829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3000多亿元;新兴产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4%;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2.7万亿元,同比增长12.6%,比各项贷款增速高0.3个百分点。 

  二是银行业金融机构表外业务结构优化,融资压力逐步缓释。2017年以来,治乱象专项整治对银行业金融机构表外业务进行了重点规范,过快、过高增速得到合理控制。同时,对表外业务、影子银行的治理采取有保有压的策略,注重结构优化,重点整治通道业务。 

  三是保险业服务能力不断提高。18月,保险业累计为全社会提供风险保障5263万亿元,累计赔款和给付支出7965亿元,对实体经济的发展和缓释风险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四是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进一步完善。今年以来,监管机构制定了相应的补短板项目,力求在制度建设方面使银行保险机构特别是中小银行保险机构的公司治理能够上一个新台阶。目前,一些办法、制度已经发布。同时,针对商业银行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监管机构对董事、股东、高管进行了多轮培训。 

  五是银行保险机构抵御风险能力进一步增强。银行资本充足率稳中有升,特别是大型银行资本充足率保持在较高水平,风险抵御能力进一步提高,拨备覆盖率达到176%。保险机构偿付能力也保持在合理稳定水平,170多家保险公司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246%、平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235%,均保持在合理区间较高位运行。 

  不过,肖远企表示,银行保险机构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资金传导到实体经济渠道不够畅通;二是金融供给和需求之间存在结构性矛盾,金融供给和金融需求的多层次、多样化矛盾比较突出;三是部分银行机构不良资产分类不够准确,个别机构存在隐匿、转移不良贷款行为;四是在转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后,银行保险机构没有对考核激励体系、考核指标进行及时修订,还不符合高质量发展要求。 

  肖远企表示,下一步,银保监会将按照“稳定大局、统筹协调、分类施策、精准拆弹”的原则,不断出台政策措施,疏通货币信贷传导机制,督促银行保险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以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同时,督促银行保险机构压降存量风险,确保将增量风险控制在合理水平,进一步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质效。 

   近日,银保监会召开“进一步提升银行业和保险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新闻发布会。这是银保监会“三定”方案获批后召开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两位新闻发言人肖远企和贾飙首次联合亮相,就银行业、保险业支持实体经济的情况一一回应记者提问。

  肖远企表示,不能将“开正门”理解为放松监管的“放水”之举,严监管的方向一直在坚持,并非市场上一些观点所认为的“有所放松”。下一步,银保监会将按照“稳定大局、统筹协调、分类施策、精准拆弹”的原则,不断出台政策措施,督促银行保险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 

  总体来看,银行保险业实现了平稳健康发展,不过肖远企也提到了存在的一些问题。首先,资金传导到实体经济的渠道不够畅通,货币信贷传导机制不够畅通。其次,金融供给和需求之间存在结构性矛盾,金融供给和金融需求的多层次、多样化矛盾比较突出。再次,部分银行机构不良资产分类不够准确,个别机构存在隐匿、转移不良贷款行为。银保监会目前已加强这方面的监管力度,严厉打击隐匿、违规转移不良贷款以及虚假出表的行为,同时,鼓励银行加大不良贷款核销力度。第四,银行考核机制还不适应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近期,为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监管层频繁发声、举措不断。817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信贷工作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通知》,被认为是近一段时间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政策导向。外界非常关心当下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情况以及采取的措施收效情况。 

  肖远企表示,银保监会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形式进行了充分的调研,对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充分的研究,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取得了一些效果。 

  比如,首先从“挤”“腾”“挖”三个字入手,盘活存量。所谓“挤”,是指从过度授信的大企业、“僵尸企业”以及通道占用的资金中挤出信贷资源,用于小微和民营企业。“去年以来,我们规范市场秩序的一个重点,就是把通道占用的脱实向虚的资金挤压出来,用于支持实体经济。”肖远企表示。“腾”则是指通过银行机构不良资产处置和债转股等形式,腾出更多新的信贷资源。据了解,今年前8个月,银行业金融机构已处置了8000多亿元不良资产,债转股目前的签约金额已达1.7万亿元。“挖”则是指挖掘银行保险机构的潜力,向管理要效益。 

  在用好增量方面,银保监会主要有三项措施,一是疏通货币信贷传导机制,把淤积在金融体系内部的资金以最快的速度、合理的成本投向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二是整合内部资源特别是资金资源,在成本和占比上向小微倾斜,银行内部转移定价(FTP)要给予优惠,压低小微资金成本。三是要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对暂时遇到困难但有发展前景的企业以及目前受到贸易摩擦影响的企业倾斜,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 

  数据显示,截至8月末,全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2.7万亿元,同比增长12.6%,比各项贷款增速高0.3个百分点。 

  今年以来,社会融资规模的变化,引发了市场对于表外回表存在困难的担忧。肖远企表示,银保监会对于表外业务,从一开始就一直采取有保有压的方针,并非强行让其回表。 

  事实上,今年以来,信托贷款的压缩部分约有80%是通道内业务,而不是通道的信托贷款不降反增,符合政策的最初目的。在委托贷款方面,下降最多的也是金融机构之间的委托贷款,非金融企业的委托贷款下降较少。 

  肖远企表示,表外业务是银行机构的一项正常业务,银保监会对表外业务的整治,不一定要强行让表外业务回到表内,而是要整治在通道里空转的表外业务,监管的重点是进行结构性的优化。“压”是压降通道的表外业务,把资金从通道里挤出,让其进入实体经济。 

  另外,在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过程中,监管层的某些举措被市场解读为“放水”。对此,肖远企强调:“不能说是监管‘放水’,我们一直坚持 ‘开正门’。”他表示,要让金融机构“旁门”越开越小,“正门”越来越大,要培养新的发展点、增长点和盈利点,对此银保监会采取了一些政策措施。比如,银保监会今年调整了银行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过去150%调整为120%150%;给银行创造更多的处置、核销不良贷款的条件;鼓励银行更多地补充资本,创造更多资本工具。 

  “如果资本补充不及时,银行服务实体经济只会有心无力。”肖远企表示,“我们鼓励银行通过多种渠道、多种方式补充资本,既提高抵御风险能力,同时也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这些其实都是‘开正门’的措施,而不是放松监管。”